我国为何热衷于接收非洲留学生,缘起上世纪50年代

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末,至少有8万名来自越南、朝鲜、阿尔巴尼亚、坦桑尼亚等33个国家的实习生来华接受技术培训。而来华的外国留学生的数量则在1.2万名以上。这是冷战时期中国规划并施行的一场规模浩大、受援国遍及第三世界的国际技术援助规划。而在这些留学生中,则有数千名来自阿尔及利亚、加纳、坦桑尼亚、赞比亚、马里等非洲国家的留学生和实习生。

我国为何热衷于接收非洲留学生,缘起上世纪50年代

一、非洲留学生的留学渠道

接收朝鲜、越南等社会主义国家的留学生不同,1950年代末到1960年代初,除了亚非之间的埃及、几内亚等少数国家,中国接收非洲留学生多来自非洲地区的共产党和中、左派民族主义政党组织。

由于大部分政党组织尚未掌握政权,因而,留学生的派遣并非完全秉承了外交关系和政府间的文化合作协议,而是多由民间团体或政党的组织和个人关系介绍,甚至经过访华友好代表团、在华专家的子女以及其它特殊关系介绍来华。

中国方面以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中非友好协会等“民间机构”的法定身份来接收非洲地区的留学生。因此,非洲留学生来华多缘自中国在非洲地区进行的政党外交和民间外交活动。

我国为何热衷于接收非洲留学生,缘起上世纪50年代

二、中国与非洲青年组织取得联系

中国自1955年开始逐渐与非洲青年组织取得联系,1958年前后,双方的关系已经十分密切。

7月12日,毛泽东亲自接见了黑非洲青年代表团,与他们长谈2个小时。1959年2月2日到8日,根据1957年底的亚非人民团结大会的决议,来自50多个亚非拉国家的400名青年组织代表在开罗召开亚非青年会议,中国支持亚非拉民族解放的立场得到了这些地区的左派青年团体的支持,中国认为这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反帝反殖的大会,因为“会议反帝调子较高,一些非洲国家的态度坚强有力”。

在会议召开前的1月初,中国已经决定邀请一支由苏丹、乌干达、塞拉热窝内、加纳等10个非洲国家的20名青年学生组成的代表团访华,鉴于非洲学生的经济困难,中方主动提供往返路费。2月22日,毛泽东接见了这次访华的青年代表团。

很显然,中方意图通过加强与这些青年之间的联系来争取和支持非洲地区的共产党和中左派民族主义政党,同时也希望对这些影响未来第三世界国家革命道路的生力军施加影响。实际上,中方在1959年同这些民族主义左派青年、学生的接触中发现他们具有“很强烈的革命情节和对毛主席的热爱”。

此外,中方还发现很多非洲青年在阅读毛泽东著作。无疑,这一切给了中方很大的鼓舞,中方因而积极建议非洲青年来华接受教育。对于中国而言,接收留学生被认为是能以较低的支出为对方培养革命干部,进而扩大革命影响的途径。

我国为何热衷于接收非洲留学生,缘起上世纪50年代

三、中国开始接收非洲留学生

1960年前后,对外文委统计每个来华的外国留学生一年的生活费大约是1000元人民币,相当于当时国内两个大学生毕业生的年工资总和,中方认为这样的开支并不算高昂但却可能产生很好的效果:

“每年一百个学生共需花费十万元,若一百个学生中学成回国有一半是真正闹革命的,则将对非洲拉丁美洲的革命事业产生积极的影响”。

当年,教育部制定了接收300名非洲留学生的计划。苏丹共产党、摩洛哥共产党和阿尔及利亚共产党在国内斗争遭遇挫折后均向中国派遣了留学生。1957年3月,阿尔及利亚共产党发表声明继续进行武装斗争,是年年末,中国开始接收阿共派来的留学生。

1958年11月17日,苏丹军官发动政变,苏丹共产党转入地下,为“实现资产阶级革命”,苏丹共产党于1959年向中国派遣留学生。1960年3月,摩洛哥共产党宣布转入地下斗争,为了帮助培训干部,中国答应接收该党派出的留学生。

我国为何热衷于接收非洲留学生,缘起上世纪50年代

四、中国对喀麦隆留学生有求必应

更多的留学生则来自非洲地区的左派和中间派的民族主义政党组织。

属于左派的喀麦隆人民联盟是当时向中国实际派遣留学生最多、并且在华学习时间最长的非洲政党组织。

1957年年末,中国开始接收少量喀麦隆留学生,自1958年初第一届亚非人民团结大会后,“喀麦隆人民联盟”领导机构同中国亚非团结委员会建立了联系并接触频繁,联盟主席穆米埃、岛安迪和金格阿贝尔先后访华,并表示基本接受中国的革命观点和革命斗争经验,喀盟的文件也经常引用毛泽东的著作。

“喀麦隆人民联盟”此后通过派遣妇女、青年、工会等代表团访华密切与中国的关系,在亚非集团运动中与中国进行合作并在国际会议上明确支持中国,喀盟还主动在亚非地区宣传中国并为中国同部分黑非民族主义政党建立联系牵线搭桥。

为了支持喀盟,尤其是喀盟中的共产党派别穆米埃派,中方对喀盟派遣留学生有求必应。

1959年4月底,喀麦隆人民联盟驻摩洛哥代表向中国驻摩洛哥使馆提出派遣20名留学生到中国来学校的要求。6月初,中国不仅答应接收喀留学生来华学习,并以对外文协的名义赠送给喀麦隆10名留学生奖学金名额。

到1961年,喀麦隆人民联盟已有38名留学生在中国学习。

我国为何热衷于接收非洲留学生,缘起上世纪50年代

五、非洲左派政党派遣留学生来华学习

除了喀麦隆联盟,中国也尽量满足几内亚民主党、乌干达国民大会党和肯尼亚民族联盟等左派政党派遣留学生来华学习的要求。

作为国内唯一政党的几内亚民主党是非洲民族主义的左派,自从美国干涉刚果和卢蒙巴被杀害以后,民主党公开谴责美国并转靠社会主义国家,其领导人公开表示“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最接近我们”,该党政治局委员兼经济书记朗萨姆贝阿沃吉1960年访华,中国决定接受几内亚留学生。

乌干达留学生均由国民大会党所派,该党支持中国解放台湾,反对两个中国,其前主席几瓦努卡、外事书记兼驻开罗代表凯尔等曾访华。

肯尼亚民族联盟左派领导人、联盟副主席奥廷加于1960年8月访华寻求经济援助,并提出派遣留学生的要求,中国决定在未来几年以外交协会名义接受20名肯尼亚留学生。

我国为何热衷于接收非洲留学生,缘起上世纪50年代

六、非洲留学生的数量不断增加

对于大多数持中间立场的民族主义政党,中方也积极邀请其派遣留学生来华学习。

中间派的索马里民族联盟主席索科洛于1959年访华,提出派遣留学生来华学习的建议。1960年,对外文协给了索马里民族联盟62个奖学金名额。

同年,中国邀请象牙海岸解放全国委员会派遣留学生。4月,塞拉勒窝内全体非洲人民大会党总书记、副总书记访华,8月,8名塞留学生来华。

1961年1月,对外文委决定给另外3个中间立场的非洲民族主义政党组织9个留学生奖学金名额。

到1960年,在中国接收的非社会主义的第三世界国家的外国留学生中,非洲留学生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半数,在当时外交部关于当年接收非社会主义国家留学生的名单中,非洲留学生共有45名,而当年来自所有非社会主义国家的留学生总数有80名。

此后,非洲留学生的数量不断增加,1960年11月到1961年1月,中国新接收了来自喀麦隆、索马里、桑给巴尔、加纳、科特迪瓦等国的政党组织派来的62名留学生,到1962年年初,在华非洲留学生的数量达到了顶峰的118名。

【本文由“野谈历史”独家发布于今日头条,禁止转载】

我国为何热衷于接收非洲留学生,缘起上世纪5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