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艳芳的吸血家人:生前被哥哥转嫁巨债,逝后被母亲斥责不孝女

梅艳芳的吸血家人:生前被哥哥转嫁巨债,逝后被母亲斥责不孝女

凌寒一枝梅,傲雪夺艳散芬芳。

花事有代谢,人生何尝没有四季更迭,按照正常的百年时光,每25年转换一次人生的季节,但是有些人的人生一直非常寒冷。

而制造寒冷的人不是自然、不是自己、不是社会,而是本应该最亲最爱的家人。家不应该是温馨的港湾吗?这个问题的回答不会一样,有人点头也有人摇头,点头者自然处于幸福相似的家庭,摇头者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不幸者一直在抗争,就像今天故事的主角梅艳芳——红极一时的梅艳芳、悲情离世的梅艳芳、去世后也未被家人放过的梅艳芳。

梅艳芳的吸血家人:生前被哥哥转嫁巨债,逝后被母亲斥责不孝女

歌影双星梅艳芳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这是梅艳芳在香港回归那年纵情演唱的一句,没人会说不熟悉这首歌,相信大多数人都听说过梅艳芳。

1963年10月,梅艳芳在香港出生,因为父亲去世太早,母亲一个人经营锦霞歌舞团补贴家用。梅艳芳就在这个多子而窘迫的家庭成长起来,五岁的梅艳芳就和姐姐登台表演,母亲从她身上发现商机后着重"培养"。

我们追逐着懂爱的梅艳芳,而梅艳芳却太缺乏爱了。后来梅艳芳自述到,如果她读书很多的话,不会步入艺人行列。

如果她找到了好的爱情,会很快放弃演艺事业,听起来梅艳芳似乎并不喜欢她的工作,但是她的确给听众和观众留下了太多感动。

梅艳芳的吸血家人:生前被哥哥转嫁巨债,逝后被母亲斥责不孝女

梅艳芳是香港难得的颇具口碑的双栖艺人,19岁就获得了第一届新秀歌唱比赛冠军,1998年获得香港乐坛最高荣誉"金针奖"。

她在《胭脂扣》《川岛芳子》《男人四十》《英雄本色》等电影中饰演各种性格的角色,成为香港金像奖的最佳女主角。

这位百变天后在世间留下了声音和影像,事迹被记录在艺坛史册中,只可惜她只为粉丝奉献了30多年的时光,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40岁。

送别香港女儿

梅艳芳其人如名,在艺术圈散发着独特的芬芳。苦难造就了她低沉浑厚的嗓音和宽厚的性格,成为"两栖动物"的梅艳芳工作辛苦。

梅艳芳的吸血家人:生前被哥哥转嫁巨债,逝后被母亲斥责不孝女

年轻的时候就曾连开15场演唱会,而且家庭的重担都落在她身上,积劳成疾的梅艳芳30多岁就患上了宫颈癌。但这并没有止住她事业前进的脚步。她不但没有休养还增加了很多工作量,一边带病开演唱会,一边慌张地奔赴日本旅行广告合约。

这些奔波的日子进一步拖垮了她的身体。同时梅艳芳缺乏精神支柱,原生家庭不能给予她温馨的感觉,她自己也没有成立家庭抚养宝宝,她爱过许多人却没有走到一起,严重抑郁的时候曾经做出过自杀的行为。

梅艳芳带着遗憾离开了她曾经挚爱的世界,为了保持女儿身而拒绝手术治疗,在梅艳芳人生最后一场演唱会上,她披上了梦寐已久的婚纱。

令粉丝们伤心的是,2003年年末的倒数第二天,"东方麦当娜"梅艳芳与世长辞。梅艳芳治丧委员会以"别了,香港的女儿!"发布了讣告:我们永远怀念她的绝代风华,怀念她的似梦如花,怀念她的侠义佳话。

梅艳芳的吸血家人:生前被哥哥转嫁巨债,逝后被母亲斥责不孝女

梅艳芳生前的好友和梅家班弟子们前来送别,刘德华特意为阿梅梳头,梅艳芳身着刘培基亲手为她设计的婚纱礼服,带着遗憾永远地告别了恋恋红尘。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当梅艳芳的好友放声哭泣的时候,梅艳芳的母亲却在葬礼上快乐得如一个巨婴,她脑袋里在想着什么?她难道一点都不伤心吗?

为遗产反目的家人

梅艳芳的母亲大手大脚,虽然从苦难中走出来,但从来不会妥善理财,还时不时加入赌博的阵营。梅艳芳在去世之前想好了遗产的分配,将一亿港元的遗产悉数交给了信托公司,其中一部分作为外甥外女的教育经费和慈善经费。

公司每月打给梅艳芳母亲7万港元做生活费,5年前生活费提高到近16万元。照理说这样的生活已经很富足了,但是梅妈妈一点都不知足。

梅艳芳的吸血家人:生前被哥哥转嫁巨债,逝后被母亲斥责不孝女

在梅艳芳去世后将其告上了法庭,斥责女儿是个不孝之女哥哥也添油加醋地说梅艳芳去世早欠家人太多,要求用全部遗产进行偿还。梅艳芳这么做已经仁至义尽了,生前她已经被母亲和哥哥折磨得死去活来,更多的是受他们的精神伤害。

梅妈妈不但不感激梅艳芳的付出,还重男轻女宠爱两个儿子,大哥一度将巨额债务转嫁给梅艳芳,去世前梅艳芳和母亲的关系全面恶化。

梅艳芳信奉佛教,她也在遗嘱中注明:母亲百年之后,将所有财产悉数捐给佛教协会。不知道如果梅艳芳遇到的是一个知书达理的母亲,是否还会过早离开人世。

家庭与人,或成就或毁灭

身边没有讨厌的人,这个愿望很难实现,很多人都会发现身边有一些不合拍的人,甚至让自己厌恶的人,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气场不合就会互相生厌。

梅艳芳的吸血家人:生前被哥哥转嫁巨债,逝后被母亲斥责不孝女

梅艳芳就遇到了令人厌恶的人和事,而且根源就在她那位应该至亲至爱的母亲,是母亲一手缔造了她,也是母亲一手毁掉了她,可以说梅艳芳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对母亲绝望的心。

在梅艳芳身患绝症之后,母亲不但没有关心的话语和行动,还开口闭口朝她要钱,每次离开母亲或者放下电话,梅艳芳都要大哭一场,她有太多的负面情绪无处释放。

家庭是人与社会之间的桥梁,应该进可攻退可守,如果只能前进无法后退,就会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家庭带来的伤害要比社会伤害严重得多,就像梅艳芳遭受的一切一样。

家庭真的可以毁灭一个人,也可以成就一个人,但愿我们在悲伤难过的时候有一个温馨的港湾,家里始终有一盏灯,一个或一群爱我们的人。

文/南宫钦